站内搜索>>
新阶段如何做好社区矫正审前调查

  

  作为一种先进的刑罚执行理念,社区矫正在我国已经走过了九个年头,其成功教育感化轻微刑事犯罪分子的典型案例层出不穷,在有效减少社会对立面、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年来,社区矫正工作作为政法社会管理创新重点工作也在实践中不断得到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认可,自身地位日渐上升,2011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2012年3月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以及“两高两部”联合颁布施行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都是对我国社区矫正发展的充分肯定,社区矫正正在从一项初尝探索的司法体制改革机制逐渐转型为我国的基本法律制度之一。  

  审前调查是社区矫正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其核心是指法院在刑事案件判决或裁定前,由专门机构对犯罪人的犯罪背景、一贯表现等进行专门调查,并对其社会危险性和再犯可能性进行调查评估,提出适用监禁刑或非监禁刑的建议,形成调查与评估报告提交法院,供法院量刑时参考的一种制度。这一制度起源于美国的缓刑资格调查制度,1950年在海牙召开的第12届国际刑法及监狱会议积极倡导这一制度,目前已有不少国家和地区采用此制度。由社区矫正执行机构来完成,是因为社区矫正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植根于社区,在调查的开展上有着其他机构不具备的诸多便利,也可以为最大限度地挽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提供最为可靠的人性化依据。随着我国社区矫正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健全,作为承担审前调查主要职能的司法行政机关任重而道远,如何适应新阶段工作要求,真正履行好审前调查职能是摆在司法行政机关面前的重要课题。笔者依据社区矫正审前调查工作现状,结合两高两部已施行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对如何进一步增强审前调查的实效性进行了深入思考。  

  一、 当前社区矫正审前调查开展现状  

  2003年“两高两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 中要求:“人民法院要严格准确地适用刑事法律和刑事司法解释,依法充分使用非监禁刑刑罚措施和减刑、假释等鼓励罪犯改造、自新的刑罚执行措施。在判处非监禁刑、减刑、假释工作中,可以征求有关社区矫正组织的意见,并在宣判、宣告后,将判决书、裁定书抄送有关社区矫正组织”。  

  司法部在《司法行政机关社区矫正工作暂行办法》中也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在人民法院就管制、缓刑、暂予监外执行、假释、剥夺政治权利的判决、裁定或者决定听取司法行政机关的意见时,积极配合”。  

  江苏省自2006年开始施行刑事案件未成年被告人“审前社会调查”以来,共计进行了16000余起审前调查评估,法院对社区矫正机构提供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刑事案件审前评估报告的采信率分别达到90%和85%。根据社会调查分析报告的系统评估和刑罚个别化的特质,对法院作出从轻处罚的建议,为不少真诚悔过,立志重新做人的犯罪嫌疑人洒下了一缕阳光。目前,这项工作已经列入基层社区矫正机构职责范围,成为江苏社区矫正工作的“品牌工程”。2006年9月,在试点工作基础上,江苏省公检法司4部门联合制定出台了《刑事案件未成年被告人审前调查实施办法(试行)》,对社会调查的主体、职责、调查的内容、方法、程序等作出了详细规定。该办法规定:审前调查工作的乡镇(街道)社区矫正工作机构(司法所或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走访调查,并出具调查评价报告。经县(市、区)社区矫正工作机构审核后,提交委托的人民法院。其中,调查人员应调查走访的范围为:未成年被告人及其监护人、就读学校(工作单位)、同学(同事),案件被害人及其家属,社区组织、社区居民、被告人户籍地(经常居住地)派出所等。调查评价报告内容还纳入了未成年被告人的家庭背景、个性特点、自我认识、帮教条件及再犯可能性分析等方面。  

  2007年,江苏省在对刑事案件未成年被告人实施审前评估的基础上,逐步将这项工作扩展到成年被告人。社区矫正审前调查与为法院更加公正客观的施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提供了制度上的保障。据统计,近三年,南京市雨花台区司法局累计出具评估报告82件,其中97%的评估意见被法院采纳。江苏全面推行社区矫正工作九年来,社区矫正对象再犯罪率只有0.12%。无疑,作为第一道入口关,审前评估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审前调查对拟纳入社区进行矫正的犯罪分子提出是否可以判处缓刑建议,主要评估的是适用非监禁刑后的社会危害性,是否在社区改造可以起到‘利大于弊’和‘教育挽救’的作用。”为保证审前调查活动客观、公正进行,雨花台区司法局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相关制度,规范工作程序,健全相关运作机制,在审前评估实践中摸索出了“三点一线”的工作方法,即分析犯罪原因找准“服法点”、深入庭外调查找准“感化点”、积极发现长处找准“进取点”。除了审前、审判对评估对象进行教育、感化外,也实现了矫正工作人员审、矫的无缝对接,引导其健康成长。  

  实践中,雨花台区司法局充分依托区社区矫正管理中心和司法所,由中心工作人员、司法所矫正工作者和专职社工联合组成工作组,根据地域划片分为8个调查小组,并积极探索实行本辖区的调查对象由其他辖区调查人员实施调查的做法,尽力避免可能因地缘、乡缘、亲缘关系出现调查困难。在具体的调查活动中始终坚持两项原则:一是全面调查原则。凡是同案件形成和案犯处遇有关的各种事实因素,都纳入调查的范围,以此查明引起被调查对象人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真实原因。二是直接调查原则。规定必须做到直接接触、实地考察,以保障调查结论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例如,通过会见刑事案件被告人、走访其亲属、邻居、老师、同学、同事等,以取得第一手的调查材料。其中,特别注重了解未成年人成长事件,如对其不良性格与行为的形成有过重要影响的人和事件,可以剖析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各种主客观因素及其形成、发展与演变的过程,为法官判决提供最详细的参考依据,尤其注意是否有吸毒、酗酒、赌博、早恋、网瘾、夜不归宿等不良表现,是否接触不良的阅读物、光碟、网站等,是否同具有不良表现的人进行交往等,此外,家庭是否和睦,居住环境及近邻环境的好坏,也可能给矫正对象带来影响,因此也纳入了评估调查的范围。实践中,严格执行回避制度和双人办案制度,同时,积极探索实践集体讨论机制,特别是对介于两可之间的案件,通过集体讨论的形式,集思广益,合理建立,确保审前调查评估工作的公平性、公正性和合法性。  

  二、当前审前调查与中存在的问题  

  一是“经费缺、人手少,案件多”,提交调查报告的及时性有待提升。按法院对历年判处缓刑案件数的统计和《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对拟判缓刑案件审前调查新要求,审前调查案件数量会出现较大增长,这对于社区矫正机构目前专职工作人员的配置而言工作量是很大的。实践中虽然有司法所积极配合,但为了保证审前社会调查的质量和可信度,工作的最终完成,区司法局社区矫正科都需要始终参与,经费及人手不够的问题日益突出。  

  二是对受害方的调查存在困难,确保评估报告的完整性有待加强。江苏省《实施办法》规定,对拟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剥夺政治权利并在社会上服刑的被告人或拟裁定假释的罪犯,人民法院应在判决前委托社区矫正机关调查受害人的意见。但实践中需要审前调查的受害方会存在不理解、不配合的抵触情绪,是审前社会调查工作中的难点。  

  三是复杂社会关系干扰,调查工作的客观公正性亟需保障。在近两年的审前社会调查实践中,法院委托司法行政机关进行审前调查的案件,一般都涉及平时喜欢打架闹事,欺负弱小的被告人,社会表现都不好,赞成判处非监禁刑的群众不多,认为在监狱中关一关有好处。而这些被告人往往一旦摸到一点法院的意向后,就会不停的找关系、托人情出面打招呼,希望调查人员在调查时有选择地走访调查对象,在评估报告中多说被告人的好话。这些因素在一定程度上给调查人员形成了很大的压力,给正常的调查工作带来了干扰。  

  四是调查主体身份模糊,审前调查程序应当进一步规范和细化。在美国联邦司法系统中,是否应当对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进行羁押由法官决定。在法官作出是否判处犯罪嫌疑人的非监禁刑罚之前,由审前服务官负责协助法官对犯罪嫌疑人的审前风险进行评估。美国的审前服务官由具备警察身份的国家公务人员担任,体现了国家强制力对司法机关调查取证活动的坚定保证,而目前我国还没有形成这一机制,调查人员多为政法专编与聘用人员混合而成,且在调查中既无规范文本告知书,也无能够佐证调查者身份的证明文件,在遇到不愿配合审前调查的单位或个人时,往往令调查人员陷入尴尬,难以履行相应职能。  

  五是调查分析系统缺乏科学性,应当进一步增强针对性和精确性。在当前审前调查的实践过程中,矫正机构形成最终评估意见的依据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被调查人认罪悔过态度及其亲属接纳程度;二是其家庭基本生活状况;三是社区居民对被调查人能否适用非监禁刑采取的积极或消极态度。上述内容多以询问笔录、调查问卷等形式体现,缺乏必要的数字与科学分析,在美国,为了使审前风险评估更加标准化和客观化,联邦司法部运用 “精算方法”作为犯罪嫌疑人审前风险的评估模型。  

  三、对更好履行社区矫正审前调查职能的几点思考  

  1、给与充足的财力与人力资源保障,社区矫正不仅仅是司法行政机关的重要职能,其他相关部门如财政、人社等均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审前调查的充分与否与所投入的资金、人员息息相关,结合当前社区矫正发展近况,可以采取循序渐进、因地制宜的模式,例如在调查车辆、取证设备、异地调查经费等方面可以根据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所承担的审前调查工作量来相应确定。  

  2、结合《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在即将出台的《社区矫正法》中应当进一步明确刑事案件受害人积极、客观、公正接受矫正机构审前调查的义务,同时应当多渠道多举措加大非监禁刑罚执行的宣传力度,以良性教育矫治成果促使社会民众对社区矫正产生充分的信赖感,使受害人能够主动配合矫正机构开展审前调查,有效避免出现“脸难看、门难进、话难听”的窘迫局面。  

  3、应当进一步巩固社区矫正的基本法地位,将审前调查明确为司法机关审理刑事案件调查取证的必要程序,从法律层面树立社区矫正审前调查的权威,同时,加强对社区矫正工作者的职业培训和道德教育,既使矫正工作者具备较高的业务素养,也使其始终保持高度的责任感,自觉维护审前调查的公平和公正,此外,还应当不断建立健全责任追究机制,全力预防审前调查过程中出现弄虚作假,要让能够在社会上改造的罪犯纳入社区矫正,也要让那些罪行深重、危害性大的罪犯得到正确裁决。  

  4、参照美国审前服务官模式建立我国的社区矫正审前调查专业队伍,以国家强制力保障公权力顺利实施。近年来,建立社区矫正警察队伍的呼声日渐高涨,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与罪犯有关的刑罚执行活动都设立了警察队伍,审前调查虽然尚未进入实际执行阶段,但与后期监管矫治等刑罚执行行为密不可分,因此,如果能够建立矫正警察队伍,则完全可以将审前调查的执法权交由其行使。  

  5、我国应当建立符合实际情况的“矫正可行性”评估模型。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矫正可行性”要件受司法人员主观态度的影响较大,缺乏客观性。美国联邦司法部的研究充分表明了主观评价有可能导致的误区,美国司法部审前风险评估模型的最大特点是其对审前风险评估的标准化、客观化,能够有效弥补主观评价的不足。因此,借鉴美国司法部的审前风险评估模型,建立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监禁必要性评估”模型,能够使“监禁必要性”要件在司法实践中变得标准化、客观化。另外,审前调查还应当关注定量研究,应当增加数学、统计学及相关统计软件的运用,以建立模型为主要手段,研究变量之间的数量关系,切实提升审前调查的科学性与精确性。

  (来源:南京司法行政网   作者: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司法局)

  

 

Copyright 2003-2014 枣庄市司法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政通
地址:武夷山路1379号 网站地图 网站标识码:3704000037
枣公网安备:37040002000025 ICP备案号:鲁ICP备05003539号-1